•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9-05-16
  • 主持人资料库——黄健翔 2019-05-16
  • 平顺交警夜查酒驾、毒驾、醉驾专项行动每周都在进行 2019-05-11
  • 不是“不尊重公投”,而是不尊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就是不尊重人类。 2019-05-11
  • 玩出花样:用尖叫鸡演绎流行歌曲 2019-05-05
  • 齐家滨:倾心服务企业发展 加快推进先进钢铁制造基地建设 2019-05-0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2
  • 618史上最壕“买家”现身 Google以 5.5亿美元投资京东 2019-04-20
  • 增强政党制度自信巩固发展好新时代统一战线 2019-03-29
  • 众多金交所打造的非标帝国:场外之地=法外之地? 2019-03-28
  • 人才济济是德尚"幸福的烦恼" 高卢雄鸡能否高奏凯歌 2019-03-26
  • 保护知识产权让广州创新更给力 2019-03-26
  •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快穿之女王联盟

    正文第四十七章夏家村

    [更新时间] 2019-03-08 09:53:10 [字数] 3096

    楚绥提着剑,喘着气踏上一片布满层层嶙峋乱石的道路,灰白暗沉的石块随着他的走动扑棱扑棱往下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已经徒步走了一个下午,从正午到夜幕西垂,再到现在的星幕漫天,无论是原住民还是游荡者,他始终都没有遇见除他之外的另外一个人,。楚绥苦笑着抹了把脸,理了一下广袖长摆,在一棵虬枝交错的枯树前坐下,靠着半面残破的泥墙喝了两口水,再次点开系统版面,无奈的发现唯有商城里和空间里的少量物品还亮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微微歇了会儿,站起身眺望,腰间别着的拳大的铜铃铛跟着发出清脆的响声。这里隐约可见是个村庄的样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荒凉成了这样,枯木丛生,随意堆叠的乱石缝隙间枯骨累累,凉风吹过荒芜的旷野,耳边似有万鬼哭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楚绥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从空间里取出一盏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收藏意义大于实用的葳蕤宫灯,微弱的灯光在空旷的废墟中摇摇曳曳,灯上女子袖摆上的轻纱仿若随着妙曼身姿在落英缤纷的锦簇花树下起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漆黑怪木参天,树影重重交叠,在朦胧月光中好似有鬼魂顺着隐约星火游荡而来,一时间林中的树影都变成了人影。楚绥心如擂鼓,一双鹰一般的眼睛死死盯住这片遗迹后的野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不是错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楚绥握紧手中的刀,看着从树林里晃荡着走出的人群,不知道是不是在上个世界待得太久的后遗症,有那么一瞬间楚绥还以为来的是一群丧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他还是从商城里兑换了两张朱砂黄符,介绍说是能驱使小鬼。自从发现系统世界版面打不开的时候,楚绥就做了最坏的打算——这个世界他可能没有队友,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为了完成任务,即使来的是鬼魂,他也要充分利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是不他太敏感,随着游魂的接近,周围的温度迅速降了下来,刺骨的寒意从骨头缝里钻进身体,冰冷得吓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承不住冷风的秀气的绢布宫灯终于支撑不住了,原本就颤颤巍巍的火光噗地一声熄灭,这片大地上久违亮起的火苗消失了,仿佛从未燃起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月光暗了下来,不远处的影子反而更加清晰,有青白的萤火从树林里飘荡出来。那萤火刚开始很恍惚,仿佛失了智般在树林的边缘打转,现在却又是像受到了惊吓,恐慌得急不择路一样一头扎进幽暗的树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楚绥迟疑了一下,见就快要失去它的踪影才下定决心追了上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有点不适应古装的装束,在漆黑的林中宽大的下摆时不时就会缠上枝叶。好在前方的人影带着惨白的萤光也慢了下来,像是在给他带路一样,走走停停,但始终保持在一定距离中。之前仅有的一点紧张也没有了,楚绥将符箓扔进空间里,放在最显眼的地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越走视线越开阔,前方影影约约仿佛有光,但也不是晴日里灿烂明媚,让人一看就心情舒畅的自然光,而是灰蒙蒙的像是蒙上了一层纱布般的暗光,空气也变得闷闷沉沉的,沉甸甸压在心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楚绥向前走出树林,眼前骤然一亮,刚刚带路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不远处袅袅炊烟笼罩下的村庄显现了出来,简朴的土房木屋摩肩接踵,门前的土地被大片稀疏的、胡乱种植着,有背朝黄土的农夫佝偻着腰劳作在农田里,机械沉闷地重复着弯腰插秧的动作,相互之间却怪异地没有一丝交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更奇怪的是,这里与刚刚的荒村仅仅只隔了一个树林,却倒退了几个时辰的时间,一下子从夜间变成了白昼。这让楚绥始终难以放下警惕。他的手不自觉的摩挲两下别在腰间的铜铃,原本一直拿在手上的斩|马|刀被他怕引起恐慌,一进村庄就收进了空间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走着走着,他也发现了不对来,从他进村到现在没有一人对他的出现表露出好奇,无论是黄发小儿还是白头老翁都麻木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像是失去了灵魂,只余下一具空壳,但是又与上个世界的丧尸不同,更像是抽去了灵魂只剩下一具空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楚绥尝试着拦下一名老翁,老人迟钝的抬起头,蒙着一层灰翳的浊白眼睛看向他,眼神呆滞,空无一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人家,您知道哪里可以借宿么?”他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人僵白着一张脸,重峦的皱纹在他的脸上勾勒出岁月的痕迹,眼珠直直看向前方,还是一副呆板克直的表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楚绥见状再次大声重复了一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次老人好像听清楚了,脸上的肌肉微微颤动了一下,缓慢张嘴,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像是有什么东西勒住了他的咽喉,从腹部发出难听的声音,“村——嘶——尾——嗬嗬——夏——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楚绥仔细辨别了一番他的神色,发现什么都看不出来后才无奈放弃,道谢后按照老人的话向村尾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村尾,夏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距离村庄只有一巷之隔的村尾,居然诡异的呈现出一副岁月静好的画卷,背靠长着葱郁翠竹的青山,金灿的阳光肆意在门前的麦田里,门口的桃树枝头坠着几颗青涩的果子,和着规规整整的青瓦白墙抹出一派春光明媚的好风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楚绥再次将斩|马|刀取出来,一声沉重的吱呀,尘封许久的大门被他一把推开,扬起漫天灰尘。楚绥伸手挥了挥,舒展眉头抬眼打量这个院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夕阳的余晖映着墙角一丛青黄斑驳的藤叶,又将它的影子投射于院中。落满灰尘的石磨旁是一口水井,楚绥越过七零八落的鸡棚走到井边,出乎意料的是本以为干涸的井里面竟还蓄着水,但是因为无人清理水面上盖上了满满的一层枯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挨个在三个房间和厨房里转了转,屋里四处挂上了蜘蛛网,厨房的陶罐里还盛着些发霉的谷物,却没有难闻的气味,反而因为四处入侵的植物散发着带着芬芳的土木清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除了东西都有些破旧之外,所有事物都摆放得整整齐齐,像是主人家只是出了一趟远门。他兑换了一张低等的清洁符,随便选了一间客房,扔出黄符,房间里的灰尘和蜘蛛网在符箓烧烬之后神奇的全部消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楚绥惊叹了一番,在心里给系统点了个赞,拿出空间里上个世界穆清给的自热火锅,用矿泉水兑好了后随手放到清理干净的木桌上,低头思索起任务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任务面板上,只有他刚到这个世界得到的提示:“前往夏家村?!彼宓氖焙蜃叛罢夜?,就在村口的一丛毫不起眼的杂草里卧着一墩沾满青苔的石块,上面印着模糊的字迹,依稀就是‘夏家村’的字样。石块,包括现在所在的夏家,都表明他已经到达了系统提示的地点,但是任务面板上的提示却迟迟不撤销。他不认为是系统出现了延迟问题,那么只有一种解释——这里并不是‘真正’的夏家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下他推翻了之前所有的猜想,这次的世界恐怕与以往的全然不同,世界面板迟迟不出现并不代表他没有队友,很有可能队友的信息被系统一起屏蔽了,而队友和任务恐怕只有到达真正的夏家村后才会公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同时想明白了这个问题的还有穆清,托看过的一大堆玄幻小说的福,她仔细思索一番后,大概猜测现在所处的空间应该只是一个虚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傍晚吃过水果,夏宗明二人并没有吃饭的打算,穆清见此,只是将疑问默默放在心底,也不多嘴询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夜幕低垂,她跟在夏蔓蔓身后近了左边的房间,里面的摆设算不上太好,但是以穆清在村子里一路走来的观察,他们这户人家算是过的最富裕的一家了。窗边摆着一个普通的细颈瓷瓶,里面插着两束开得正艳的粉白桃枝,细腻的瓷瓶衬得娇嫩的花瓣尽显柔美,惹人怜爱。就这么随手的一个摆置也能看出布置人的风致雅韵——与这个乡野村庄格格不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夏蔓蔓走的时候给她留下了一支蜡烛,穆清就坐在铺着干净棉被的木床,看着火苗,在脑海中再一次回想今天的见闻,从落地点荒凉的田地到夏蔓蔓与夏宗明,还有这个家中从未露过面的女主人,所有画面与猜测都在脑海中一一闪过,等她再次回过神,太阳已完全落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天色彻底黑了下来,黑布似得天穹上就连星月也没有。农村不兴用蜡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常态,此时外面寂静无声,夏宗明家在村尾,一到这个时间就连乡间常有的犬吠都听不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秋季的夜晚还带有一丝凉意,穆清揉揉太阳穴,从心底涌上一阵困意,她遵从本心掀开绣着花开富贵图案的被子,惊讶发现木板床上还铺着一张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皮毛,看上去十分柔软。她满脑浆糊地爬近暖融融的被窝,眼皮沉重的耷下,很快就进入梦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窗门紧闭的房间里突然吹起一阵凉风,吹灭了青色铜托上的蜡烛。穆清卷翘的睫毛颤了颤,呓语两声后陷入了更深的梦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9-05-16
  • 主持人资料库——黄健翔 2019-05-16
  • 平顺交警夜查酒驾、毒驾、醉驾专项行动每周都在进行 2019-05-11
  • 不是“不尊重公投”,而是不尊重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就是不尊重人类。 2019-05-11
  • 玩出花样:用尖叫鸡演绎流行歌曲 2019-05-05
  • 齐家滨:倾心服务企业发展 加快推进先进钢铁制造基地建设 2019-05-04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2
  • 618史上最壕“买家”现身 Google以 5.5亿美元投资京东 2019-04-20
  • 增强政党制度自信巩固发展好新时代统一战线 2019-03-29
  • 众多金交所打造的非标帝国:场外之地=法外之地? 2019-03-28
  • 人才济济是德尚"幸福的烦恼" 高卢雄鸡能否高奏凯歌 2019-03-26
  • 保护知识产权让广州创新更给力 2019-03-26
  • 排列5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 快乐飞艇是国家彩票吗 新澳门娱乐城 新时时彩走势 北单比分 北京赛车pk10单双长龙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 福彩3d和值走势图 福彩高频彩这块 三分彩官网平台手机网站下载安装 超级大乐透 幸运农场幸运三 充气仿真娃娃多少钱 天津时时彩168 时时彩骗局